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迷情仙】(05)【作者:吾系无影无踪】
字数:67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第五章、欲火凤凰

  这是一幅前所未见的刺激情景:一个光头白须的老僧,抱着一个风华绝代的仙子,在众人面前公开交合。

  老僧还是童子之身,动作充满阳刚之气,威猛的阳物好似在女人的体内施展大力金刚指神功一般,若是一般女子定然无法承受。

  但是老僧身上的仙子却尽享欢愉。她的身子柔若无骨,一双大腿盘在和尚背上,双足一直勾到他的肩膀。她的双臂搂住和尚的脖子,双手抚摸着宽大的光头。
  她用老和尚长长的白胡子缠住自己的玉颈,紧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。在这样自虐的同时,她的香唇紧紧贴着老和尚的嘴,用舌头缠住老和尚的舌头,拉到自己的嘴里,让他尽情品尝她口中的香甜。

  无痴大师从小在少林寺长大,六十年来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女人,但是他相信他不会再爱这个女人以外的女人。

  虽然他从没有碰过其他女人,却也能感觉到这个女人无以伦比。

  他感到自己的阳物如同金箍棒,越胀越大,但女人的阴道犹如紧箍咒,始终紧紧裹住金箍棒,他大她也大,他小她也小。他猛力捣弄的时候,她柔弱的承受所有力量,他停止的时候,她自动把棒子吸进去,吐出来,再吸进去……

  无论他做什么,都处于连续不断的极度快感中。

  「阿弥陀佛,你真是一只凤凰。」

  「是的,我是凤凰,欲火的凤凰。」

  在这对淫乱的男女身边,另一对男女表现更加放荡。

  躺在地上的玛娜丝圣女发出一声接一声的尖叫,她的双手主动将双腿往上拉,一对巨乳在空中疯狂甩动。

  她的身体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贯穿,那种钻心的瘙痒击溃了她的全部意志。多年来单身的饥渴仿佛都在此刻被释放出来,让她不知羞耻的尽情享受东方破浪的奸淫。

  玛娜丝的鲜美、放浪,也是东方破浪生平第一次遇到。玛娜丝的身体现在对他来说不是剧毒,而是强烈的春药,若不是他双手紧紧按住玛娜丝的肩膀,他的肉棒怕是早就将她顶飞了出去。

  玛娜丝乱叫一通,下体大泄。大量淫水流到地上,竟然滋滋冒出白烟,显然剧毒无比。但是东方破浪全然不受损伤,将自己的子孙也全都送进五毒教主身体里。

  但是他的子孙迅速就在玛娜丝体内毒死,变成一股死水。可怜的玛娜丝体内无论灌上多少精液都无法孕育子女。

  东方破浪的肉棒迅速又硬起来了。这不仅是因为玛娜丝诱人的身体,而且还因为旁边凤仙的呻吟,实在太过销魂,让男人那东西根本软不下来。

  旁边还有两队男女,痴痴的看着他们。

  忽然,橙鹛抱着田不满说:「不满不满,你想不想满?」

  田不满发呆:「怎么满?」

  「用你的那个大家伙装满我,像十五年前那样,狠狠的强奸我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你不会痛苦吗?」

  橙鹛笑了:「当时是很痛苦,可是几个月、几年以后,再回忆起来,就都是舒服了。」

  「你……现在就要?」

  「现在就要。你欠了我十五年,不从现在开始还,怎么还的清?」橙鹛褪去衣服,露出修长丰满的身体。

  「好,我用我的一切来还你。」田不满的肉棒早就在凤仙和玛娜丝刺激下硬到不行。他再也不犹豫,进入了曾经强暴过的女人身体里。

  大厅里又多了一对性交的狂欢男女。

  绿鸿忽然叹了口气。

  霞流道长问:「女儿,你为什么叹气?」

  绿鸿说:「爹,我也想和他们一样,自由、快乐。」

  霞流道长愕然:「可你没有男人。」

  「我有男人。」绿鸿摸着霞流道长的脸,「我想和你做。」

  「这怎么可以?你是我女儿!」霞流道长大惊。

  「我们有血缘关系吗?」

  「这……没有。」

  「紫蜘蛛是我的母亲,但你不是我的生父。」

  「可是我已经认你当了女儿。」

  绿鸿笑了,这笑容像极了紫蜘蛛。「爹,我和娘像不像?」

  「像,非常像。但你比她年轻很多。」

  「是的,我,就是年轻时的紫蜘蛛。」绿鸿搂住了霞流道长。「娘没法当你的妻子,我可以代替她补偿你,从此我是你的女儿,也是你的妻子。」

  「不不、不行……不行……」霞流道长还在挣扎。

  「爹,你爱不爱娘?」

  「爱,当然爱。」

  「那就把欠她的爱交给我。」绿鸿脱去了外衣。

  「不行!就是不行!」霞流道长发起狠来。

  「爹,你恨娘?」

  「恨!当然恨!她背着我去和别的男人乱搞,我恨!」

  「那更好了,母债女还,爹就在我身上报复吧。」绿鸿脱去了所有的衣服。
  她的身体不丰满,但是非常妖艳,每个部位都很诱人。霞流道长恍惚起来,好像看到了亡妻的身体。

  一团火熊熊烧起。

  「紫蜘蛛,你、你这个无耻荡妇,背着我偷男人,看我怎么惩罚你。」霞流道长一把按倒绿鸿,一举刺穿她的身体。

  他用力过猛了,中途好像遇到了什么障碍,被他一下顶破了。

  绿鸿哀嚎一声。

  「什么?」霞流道长看到了血。「你、你还是处女?」

  绿鸿流着泪,吻着他苍老的面庞:「现在,你得到紫蜘蛛的处女了,你的所有心结已经解开。来吧,让我给你真正的快乐。」

  一老一少耸动起来。

           ************

  大厅里充斥着呻吟声、噼噼啪啪的撞击声,此起彼伏。

  每一个人都发情,每一个人都忘我。每一个人都主动,每一个人都不知疲倦。
  他们都没有羞耻,全然沉浸在与爱人的极乐中。

  场面香艳刺激到爆炸。

  这可苦了唐门门主唐煌。因为他的爱人,正在别的男人奸淫下疯狂。玛娜丝抱着东方破浪的头,不停吻他的脸,好像她已经完全爱上了这个男人。

  唐煌终于顶不住了。

  「不!」他浑身一颤,肉棒像喷泉一样射精。这个场面把他看射了。

  还有一个不在做爱的女人,红鸾。

  红鸾笑道:「唐门主想说什么?」

  唐煌的脸扭曲:「放开她,我、我愿意投降……」

  红鸾笑的很灿烂:「唐门主早些想通,就可以早些和玛娜丝教主在一起了。」
  唐煌又低声说:「求你……能不能给我一颗药丸?」

  红鸾说:「当然。」她掏出一颗红色小药丸,放在唐煌手里。然后她走向玛娜丝和东方破浪。

  东方破浪又射了一发子孙在玛娜丝体内。玛娜丝嗷嗷大叫,声音在所有女人中最响亮最奔放。

  「东方宗主,该歇歇了。」红鸾将东方破浪拖开。

  东方破浪射完两回之后,身体有些虚,就是想反对都不能。

  玛娜丝躺在地上抽搐,下体不断喷着毒汁。

  「唐门主,玛娜丝教主就交给你了。」红鸾说。

  「谢谢。」唐煌深吸了口气,吞下药丸,然后扑向自己心爱的女人。

  「唐煌……」玛娜丝高潮后也稍稍恢复神智,她看到心爱的男人爬到她身上,吻着她。

  「什么都,不说,操我吧。」她说。

  「无耻!你就是个婊子,要不是你身上有毒,早变成万人骑了!」唐煌大吼,身体却毫不迟疑,肉棒猛然插入圣女那汁液横流的穴口。

  不一会儿,换了一个男人的玛娜丝又不住的浪叫起来……

  东方破浪十分恼怒。

  「贱婊子!老子我正爽着,为什么让我让出来?」

  红鸾笑道:「唐门主归顺了我们,当然要给他些奖励。」

  「好啊,他们都有奖励了,那我呢?」

  红鸾搂住他:「东方宗主急什么?这里还有我哪。」

  「他妈的,真是贱!」东方破浪一巴掌把红鸾扇倒在地。他扑上去,撕碎她的衣服,拉开她的腿,插进去,强奸她。

  红鸾还是笑着:「东方宗主不必怜惜,红鸾受的住。」

  「我才不会怜惜!」东方破浪又扇了她一巴掌,「骚货,给我叫起来,浪起来,要叫的比她们都响,喊的比她们都浪,听到没?」

           ************

  无痴大师正处于极乐世界。

  他一会儿麻,如同在云中飘舞,一会儿痒,如同在油锅里沸腾……

  每一下,都到达刺激的顶点,然后在即将突破顶点前回落下来。干了千百下,肉棒依然火热坚挺,一点童子元阳,就是不泄。

  他念着佛经,到达浑然忘我的境地,一下一下杵着凤仙的肉穴。

  一直都冷静的掌控着大局的凤仙此时被无痴大师操的迷离了,失神了,她在快感中痴迷了。她已经不是在有技巧的挑逗大师,而是深陷在淫乱的快感中,忘却了使命。

  她开始唱歌,如同凤凰的鸣啼。

  佛音与歌声交叠在一起,回荡在空中,优美无比。人们在这歌声中尽情放纵。
  田不满插了橙鹛的后庭。橙鹛像狗一样趴在地上,啊啊直叫。她的小穴插着红鸾的左手中指。

  绿鸿被霞流道长干的阴唇都肿了起来,一会儿喊:「亲爹!」一会儿又喊:「好丈夫!」她的屁眼里插着红鸾的右手中指。

  红鸾最淫贱,她左右手都在给姐妹服务,自己的阴道插着田不满的打狗棒,屁眼里插着霞流道长的拂尘,这当然都是东方破浪干的。而她用嘴服务东方破浪的鸡巴。这淫乱的模样,比娼妓还不如。

  唐煌知道玛娜丝最敏感的是什么。玛娜丝的乳头红肿张开,唐煌正用两个小手指,插在她乳孔中上下戳着,肉棒就没那么客气了,在刚刚被东方破浪蹂躏过的蜜穴中大肆杀伐,玛娜丝被快感刺激的直翻白眼,已经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。
  最后,这四对男女全都趴下了。男男女女都张开手脚,仰面躺在地上,下体都是白花花湿漉漉一大片。

  一个精灵般的少女蹦蹦跳跳走进来,正是小黄鹂。她将众人拖到远处,以免玛娜丝蔓延的淫水将他们毒杀,还扯了一件不知是谁的衣服,把唐煌身上擦干净,不然药性一过,他必死无疑。做完这些,她又回到门口,倚在柱子上,不让外人进入。

  风剑山庄的弟子们手持兵刃围在门口,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。

  最终的对决,仍然是无痴大师和凤仙。

  无痴大师闭目念经,超然物外。虽然一下下插的很猛,但是精纯的佛门正宗内力源源不断,加上六十多年的一身童子功,那条肉棒竟是越干越精神。按照这样的状态,哪怕是干上三天三夜,都不成问题。

  如果他最终干倒了凤仙,这里将无人能够对抗他,武林正道将获得胜利,而天性宫的凤凰一系将成为俘虏。

  凤仙不是没有想到这个危机,但是她已经陷入茫茫欲海之中,无法自拔。无痴大师的阳具如此雄壮、如此火热、如此强力,插的她从子宫到心房都如夏花怒放。她的体力渐渐失去,但是潮水般的快感却丝毫不减,无尽的喷涌。

  「呃……呃呃……呃呃……」凤仙的歌声渐渐消失,只留下声声轻喘低吟,如泣如诉。

  无痴大师意识到,凤仙那高昂的歌声终止了,不禁睁开双眼看去。

  他首先看到的是那一对不断抛飞的玉乳,好像被两条无形的绳索不断拉起,又重重的弹回去。

  然后穿过双乳之间的峡谷,他看到凤仙的面具和她失神的双眼,头发散乱,粘在汗水淋漓的背上。刚才还圣洁高傲的女神,现在已经成了残落的娇花。但是即使如此,她还是那么美,更增添了一种凄楚哀怜。

  无痴大师心中立即萌生一点怜爱之情。

  心一动,心境便破。心境一破,身体上的极乐立即侵入无痴大师的心神。
  那点怜爱之情,瞬间被另一种情感吞没:凤仙楚楚可怜的模样,反而激起了男人想要强烈侵犯、蹂躏她的欲望。

  无痴大师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。

  无痴大师大吼一声,震的整所房子都微微颤动。他的肉棒向前直突,冲破最后一道关卡,伸进凤仙的子宫中。

  凤仙惊醒,不知是被那声大吼闹醒的还是被那一下猛冲激醒的。

  「大师……你,干死奴家了……」她娇吟一声。

  无痴大师喘着粗气说:「仙子满意吗?」

  凤仙无力的媚笑着,痴迷的说:「太棒了……今日被大师一操,才知性事可以美到这般地步……」

  无痴大师道:「阿弥陀佛,这是佛法无边之力。」

  凤仙抱住无痴大师,叹道:「大师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我在想,如果少林僧们都是如此厉害,我想……被少林寺所有和尚轮流操,那一定会爽死……」
  无痴大师道:「仙子刚才还圣洁无比,怎么竟会说出这般淫乱无耻的话来?」
  凤仙笑着,贴在大师耳边说:「凤仙平时的高贵,都是装出来的,其实骨子里又淫又贱。被大师一操,现在原形毕露了。」

  无痴大师叹道:「你这么美的人,再一淫贱起来,天下哪个男人挡得住?」
  凤仙呻吟道:「就是。凤仙的骚屄,本来就为所有的男人敞开,只要大胆一点的男人,都可以干到凤仙……」

  无痴大师心中欲火如狂。「太下贱了!什么仙子?简直是最贱的婊子!看本大师今天来超度你!」

  「来啊大师,操死我啊……」

  无痴大师突然满面通红,全身被真气灌注,犹如发怒的金刚,身下那杆铁棒,再度膨胀,直胀到如小臂般粗壮,将凤仙的小穴撑的洞门大开,两瓣阴唇被扯到几乎变的半透明。更可怕的是,大师的抽动速度也不断加快,直快到「啪啪啪」
  的撞击声连成一片,分不清间隙。凤仙的身体被拉长、压缩、拉长、压缩,乳房摇晃成两团虚影。

  「哦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」凤仙发了疯一般大叫,歇斯底里的甩着头,长发在空中狂舞。

  她似乎就要被无穷的欲火燃烧殆尽!

  她的侍女们已被惊醒,红鸾、橙鹛、黄鹂、绿鸿,围在她周围跪下,一起吟唱,仿佛在朝圣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」凤仙的叫声越来越尖锐,越来越尖锐,直到最后她长大着嘴,却已听不到声音。

  终于,癫狂状的无痴大师呻吟一声:「菩萨救我!」

  深入子宫的龟头将他积攒六十多年的童子阳精,一股脑直接喷在凤仙的子宫壁上,灌的她小腹都挺了起来。

  凤仙全身触电般猛颤,心跳一停,死了。

  无痴大师好像被抽空了,抱着凤仙倒地。

  四女却没有惊慌,她们围着凤仙的尸体,唱着跳起了舞。四个人都一丝不挂,连黄鹂也脱光了衣服。但是她们四个面上看不到一点邪念,圣洁的好像天使。
  「不!」无痴大师稍稍清醒,看到凤仙的裸尸,发出绝望的哀鸣。他已经不能离开这个女人。

  四女却浑然不觉,她们继续唱着跳着,歌声越来越欢快。当歌声到达绝顶时,她们一起跃了起来,结果撞上了屋顶,又同时掉在地上,昏过去了。

  这时,凤仙却站了起来,面上再看不到刚才的淫乱,恢复了高贵圣洁的容颜。
  她轻轻抚摸着凸起的小腹,对无痴大师说:「菩萨会救你的,然后,你跟我去普渡众生。」

  无痴大师满脸敬畏,好像在看着菩萨:「好,我跟你走。」

  武林正道全军覆没了。

           ************

  前一天夜里,冷天鹰在客栈里拼命撸管。

  瑶梦盈薄纱下的身躯,好像一直在他眼前,让他的老二怎么都软不下来。
  不知射了几发,他才疲倦的睡去。这一觉醒来,他发现已经快到第二天中午了。

  他连忙爬起来穿好裤子,小心翼翼到瑶梦盈的房间去查看。

  瑶梦盈不在。

  奇怪,这时候她会到哪儿去呢?他问店小二,可是店小二也不知道这位女客什么时候离开的。

  冷天鹰着急起来,莫非是昨夜自己的丑相被瑶梦盈看到了,所以她不告而别将他抛弃了?或者是因为,这里离风剑山庄已经很近,她先行回去了?

  正在冷天鹰心慌的时候,瑶梦盈回来了。

  冷天鹰一看,她已经换了一身素色的布衣,虽然不如昨天那般飘逸,但是却依然清雅动人。

  冷天鹰这才松了一大口气,同时内心不免有些许失望。

  「瑶仙子,这里离风剑山庄已经只有几十里。我们何时出发?」他问。
  瑶梦盈微微皱眉:「现在不能去。」

  冷天鹰愕然:「这是为什么?」

  「出了一桩大事,我们来迟了一步。」瑶梦盈懊悔的说,「早知如此,我不应该昨晚在这里过夜。」说着,她用埋怨的眼神瞪了冷天鹰一眼。

  冷天鹰明白,如果不是瑶梦盈急于摆脱他的视线,所以昨晚在这客栈住下,也许她连夜就赶回风剑山庄了。

  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」

  「今天早上,天性宫袭击了风剑山庄,武林正道六大掌门全部被掳走。」
  冷天鹰惊呆了!武林六大掌门,实力何等强大,竟然一战被全歼!这比一夜之间消灭魔教更加难以置信。

  瑶梦盈说:「现在他们可能在风剑山庄摆下陷阱等我们前去,哪怕没有陷阱,他们也可能随时卷土重来。」

  冷天鹰问道:「那武林盟主风大侠呢?」

  「风鸣天不在庄上。如果他在,大概天性宫就不敢出手了。」瑶梦盈说,「听说他和峨嵋派掌门雪花仙子去了长安,我们错过路了。」

  「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」

  瑶梦盈想了想说:「我们分头行动,你立即去召集你那十几个魔教高手,探查几大掌门的去向。我立即去和风鸣天会合。」

  「瑶仙子千万要小心!若是单打独斗,我们谁都不是天性宫的对手。」
  瑶梦盈冷笑了一声:「你还是小心你自己吧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